第230章 武王的刀鞘

    老一直充当着木头人,不哭不笑不说话,只在张三走后才放了声。狂沙文学网不过他的话叫唐鲤心中一惊,张三的实力不低,当年围剿伊萨的时候,唐鲤可是亲眼所见,可是张三却在刚才看到微信之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难道真如老所说,又遇到棘手的邪乎事儿?可定州这种小县城,跟豆腐块儿一样,能出多大的事儿呢!

    元初此时干咳了一声,道:“jk在在全国各地都有据点,每天都会处理邪乎事儿的,我们先处理了这铜镜。”

    此时,唐鲤赶紧把口袋里的饕餮黑玉拿了出来,由于离着铜镜远了,温度降低了不少,但是一想到铜镜里的尸气,唐鲤就来了精神,真是正愁没人教,天上掉下个粘豆包。这可是飞僵的尸气啊,威力肯定比一般尸气要强十倍乃至百倍,没准儿一下就能炸开黑玉,并且铜镜里的尸气枯竭了,那里面酝生出的邪灵,就会不攻自破。

    这么寻思着,1唐鲤将铜镜挨着黑玉放下,蹲着子仔细观察。

    元初和苏禾都明白唐鲤的用意,这邪灵之所以活蹦乱跳的,就是靠飞僵的鲜血,而鲜血能散发出无穷的尸气,如果尸气没了,那邪灵的精气神也就没了。

    可老不明所以,还傻乎乎的问:“这是相面的呢还是干啥呢。这块裂了口子的黑玉又是什么东西能打鬼?”

    唐鲤看了一眼老,说道:“嘘,马伯伯。”

    老被唬住了,拎了拎裤腿也蹲了下来,仔细的观察黑玉和铜镜。

    这时候原本安静不动的铜镜忽然颤抖起来,嗡的一下,又冒出了一片黑光,这黑光活了一般剧烈挣扎几下,慢慢的凝聚出了一张恐怖的脸。

    啊的一声,一个声音爆发出来,如同平地惊雷一般。老妈呀一声就坐在地上。苏禾立即上前扶住老。

    忽然又是一声惨叫,铜镜里的脸已经四分五裂,然后嘭的一声,化作了无形,原来是尸气枯竭了,邪灵也就此灭亡。

    反观那面铜镜早已破烂不堪,就跟废铁没什么两样。弥留在空气中的尸气,全都钻进了黑玉之内,但是黑玉依旧不动不摇的躺在哪里,貌似有些功亏一篑了。这叫唐鲤无比的失落,看来尸气还是少,要是再来一面铜镜就好了。

    然而就在这个当口,躺在地上的黑玉突然啪一声四分五裂,从中弹出了一颗龙眼大小的碧绿色珠子。

    唐鲤心脏都停止了,的,终于出来了吗?我倒要看看这是什么玩意儿。

    不容别人反应,唐鲤一把讲碧绿珠子抓在了手里,入手之后竟然无比温,可下一个感觉就是,这颗珠子不是圆形的,也可以说圆的不规律,表面坑坑洼洼,很是粗糙。但下一秒,唐鲤就目瞪口呆了,因为原本碧绿的颜色,竟然一瞬间变成了晶莹剔透的白色,就跟羊脂白玉似的,表面散发出一片白莹莹的光彩。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怎么跟变色龙一样,随便改变颜色,不过从整体来看,这可珠子更像一颗剥了皮的龙眼,叫人垂涎滴的,恨不得咬上一口,看了一会,唐鲤心里更憋屈了,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这珠子里的猫腻。唐鲤又失落了,原本以为饕餮黑玉里,会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谁承想就一颗会变色的珠子。唐鲤期待了这么久,只能以一个苦笑来表达内心感了。

    这时候老从地上缓缓站起来,看到那颗珠子之后,惊讶道:“这玩意儿看着眼熟啊。”

    说着,他拿到手里,自己的观察。他观察的角度很专业,并且还拿在鼻子下面闻。突然,老就跟诈尸一样,叫道:“我知道这是什么了,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宝贝!”

    唐鲤精神一震,直接道:“马伯伯,你说这珠子是什么?”

    老呼吸已经急促了,指着地面上几片黑玉碎块,说:“这...这东西是从满是口子的黑玉里拿出来的?”

    唐鲤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就盼着他快点说。老心里有底了似的,很郑重的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一块骨头。”

    骨头?我擦,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什么骨头能变换颜色,并且还是温的。最主要的是,一块骨头干嘛封在黑玉中,吸纳了这么多尸气才跳出来。

    九九也非常惊讶:“马伯伯,骨头我们见的多了,可是从没见过这样的。”

    老惊叹道:“这可不是一般的骨头啊,这是一块高僧的骨头,俗称舍利子!”

    舍利子?

    这个真的叫唐鲤骇然了,唐鲤又不是土鳖,当然知道什么是舍利子。只有得道的高僧死后,才能出现这种东西呀,舍利子中蕴含的是高僧一生中最为精纯的佛法和佛,据说常人佩戴舍利子,不但能辟邪,还能被佛法洗涤心。

    这时候老又道“外面的那层黑色物质,可能不是玉石。因为舍利子问世的时候,通常带着高温,因为是高僧火化之后才能出现这东西,温度高的吓人,如果把高温的东西放入水中,一般况下就会降温,然而舍利子不同,我记得铺子里有一本古书上记载,舍利子入水则封,遇则化。我想这些黑色物质,就是舍利子入水之后,自行分泌出的一层壳。”

    入水则封,入则化。这意思就是,进入水里就会分泌一层保护壳,但是遇到物质,就会重见天。那尸体属,尸气就跟别说了。唐鲤终于知道,为什么吸纳尸气会裂口子了,感尸气会中和,溶解外面的这层壳。一切的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唐鲤心里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或许连他爸都不知道这是一件什么东西,最后还是被唐鲤给弄明白了。

    不过壳外面的饕餮二字是谁刻上去的?反正不管怎么说吧,唐鲤心里就像开了两扇门一样,痛快的不行。

    九九接过舍利子,眉头蹙了起来,说:“我虽然没见过真正的舍利子,但是也没这么神奇啊,你看表面还冒着光,到了晚上就跟小灯泡差不多呢”

    九九说着又将舍利子递给了元初,元初看了看,肯定道:“这个东西真不是舍利子,但比舍利子珍贵一百倍。”

    唐鲤一下就愣了,元初这么肯定,这玩意不是舍利子,那究竟是什么呢?唐鲤拿着这个不是舍利子的东西,深深的陷入了沉思。

    在回老的古董店之前,元初叫老直奔刘屯,因为事解决了,但还没告诉那个老太太呢。

    唐鲤问元初,铜镜成精的事儿怎么开口啊,老太太能信这个,元初说他自有办法,后来到了杨大拿的家里,元初一个人进去的,大约半个小时才出来,杨天宝那个犊子,原先看谁都是仇人,可现在却笑脸相送。后面还跟着步履蹒跚的老太太,一个劲儿的叫元初再坐会儿。

    等元初上了车,唐鲤挑起了大拇指,说:“元博士,有你的啊,你又给人家灌了什么汤了?”

    元初笑道:“先回古董店再说。我费这么大周折,就是打消这家人的仇恨,省的总是找马伯伯去闹。”

    老感激的不行:“太感谢你们了!”

    此时,老就跟去了一块心病似的,等进了古董店,扑脸的气,几个人将厚重的衣服脱去,喝了杯水,感觉浑上下都暖融融的。老进里屋把喜讯跟他老婆说了,她老婆高兴的掉了眼泪,说闹出了人命谁心里都不好受,但是总跟咱们过不去,这子可就没发过了。

    气腾腾的饭菜摆好了,唐鲤问元初道:“你现在总能说了吧,到底怎么摆平的杨大拿一家子。”

    元初喝了一口羊杂汤,轻笑道:“杨大拿死的这么邪乎,他们一家子肯定受不了,就想弄明白事实,人不能白死,得有个交代不是,所以就把目标锁定在了老上。可我呢,直接了当的跟他们说,那铜镜是有问题,但是你们家房子的结构不好,两者都直接或者间接的害死了杨大拿。可一个人死了,活着的人也得继续活啊,总不能都跟着死一回吧。所以,我给你们支个招,把房子的格局改一下,就能趋吉避凶,以后就能安安稳稳的过子。”

    唐鲤愣了一下:“这就完啦?”

    元初点头:“不然你以为呢?难道我还要给他们磕头赔罪吗?”

    唐鲤苦笑:“你这说辞放在一般人上还行,就杨家那几个人恐怕不好使吧,那都是滚刀啊。”

    元初放下筷子,说:“你说的不错,杨大拿的几个孩子真不是省油的灯,还多亏了那个老太太。当初杨大拿年轻的时候在外面做生意,家里的事儿都是老太太做主,很有威信。现在又对我说的很信服,所以她拿起了架势,谁也不敢说别的了。反正人都死了,你还能怎么办?。”

    饭吃到一半,老突然一拍大腿说道:“对了,小唐,下午的时候我看你手里的那把刀,很眼熟啊!”

    唐鲤笑道:“怎么可能呢,这可我家祖传的宝贝。”

    谁知老急了:“小唐,你听我说,我真的见过这把刀,你容我想想,容我想想。”

    说完,跌跌撞撞的跑进了柜台,在里面翻腾了半天,还栽了一个跟头,

    老到了里屋翻腾了半天,最后翻腾出了一张报纸,看了两眼之后,一巴掌拍在柜台上:”看,你们看,这不就是嘛。”唐鲤看过去,发现报纸有年头了,通体泛着黄,看版次竟是一九九五年的,在头条位置上,放着一张很大的黑白照片。

    唐鲤一开始以为,轮回上了报纸,被老给看到了,谁承想,这照片里竟是两件文物,其中一把是残刀,但破损的很严重,看着很有文物价值。其二是一把更为残破的刀鞘,鞘上浮雕着古老的花纹和狰狞的凶兽,看到这里,唐鲤心下一惊,连忙祭出了轮回,貌似这照片里的刀鞘除了破败写竟然和轮回的刀鞘一般不二。

    这是怎么回事?唐鲤知道上古凶刃轮回是血煞脊骨的一部分所化,煞气很重,还会反噬主人,古往今来,除了太爷爷唐天翎没有被轮回吞噬,其余轮回的主人无一幸免。只是唐鲤见到轮回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刀鞘,而现在轮回的刀鞘上的纹路,很明显是后人铸造的,上面有东周最著名的丘虎浮雕和古楞纹,但剑柄吞口位置上,那个元字,竟是秋时期的吴国官方字体。至于那个元字,

    唐鲤忽然生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轮回的刀鞘是不是用两个朝代的部件重新铸造成的?目的就是克制轮回刀的煞气?这时候苏禾盯着照片上的标题,读了起来:“定州,博物馆,失窃,西周武王配刀,刀鞘不翼而飞,警方介入,悬赏两万元缉拿嫌犯。”

    什么?西周武王配刀?唐鲤历史虽然差,但电视剧看过不少,西周应该就有一个武王吧,她记得封神榜里演过武王伐纣,难道轮回曾经认了武王为主,也就是这个武王替轮回制了个刀鞘?

    这时候老说道:“我看第一眼就感觉熟悉,你瞅瞅这刀鞘,完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唐,你这把刀来历不凡啊,弄不好是盗宝贼的杰作。这要是被发现,你这罪过轻不了,这把刀究竟是从哪来的?”

    唐鲤急道:“什么啊,这把刀本来就是我们家的传家宝!”

    后来老挠了挠头发,道:“也不对呀,普天之下谁有这么高超的技艺,能把好几千年的文物回炉另造呢”

    唐鲤想了想,这的确有些匪夷所思了,几千年的东西,氧化,损坏的这么严重,经过高温淬炼早就成一堆废铁了,现在谁还能有这种手艺?

    元初一直盯着照片不说话,似乎陷入了沉思。

    接着他一探手,从唐鲤怀里取走了轮回,盯着刀鞘上下打量着起来。突然他眼睛一亮:“不对,这个字是赝品,仿造的。”

    仿造的?

    元初道:“我知道这刀鞘是谁做的了。”

    唐鲤一惊:“现在这世上还真有这样的高手?”

    元初点头:“这个人jk曾经派人调查过,不过一直没有结果,此人来历不详,但是擅长打造各种兵器,不过他打造的兵器非同寻常,不光能对付人,也能对付妖邪。说白了,就是法器或者巫兵。”

    苏禾问道:“元博士,这人是谁啊?”

    元初道:“他为人十分很低调,更没人知道他的年龄,只知道他叫圣邪,是异人九怪之一!”

    又是异人九怪,这一路上没干别的了,光跟异人九怪打交道了。不过这些怪人的确有旁人学不来的手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悟空小说网网站阅读契灵攻略之黎明之前,契灵攻略之黎明之前最新章节
悟空小说网,悟空小说,伦理小说,辣文合集,辣文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wkzw.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