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猴王梦(十九)

小说:山海筑梦师 作者:知更鸟没有糖 更新时间:2020-09-19 12:35:54 源网站:读一读
    山海筑梦师此间酒馆,此间之梦155.猴王梦晚风拂过小院,吹散了人影。

  孙悟空许是大挫四大天王的缘故,今天饮的酒格外的多,鼾声在酒肆内徘徊,惊扰了众生。

  紫斛拿了挑毯子披在孙悟空的身上,随后走进了既无忧的内室。

  既无忧还未入眠,她在思索着。

  司命离开前的那句话。

  “是命。”

  倘若真是命,那为何他可随手干预?

  许多事情看似明朗,实则没有答案。

  既无忧无奈的叹了口气,望向门口的紫斛,轻声道:“进来吧。”

  紫斛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到既无忧的面前,“肆主……”

  “有事直说就行,我懒得耗费神力去探听你的心之所想。”既无忧扬了扬手,只觉得自己身心俱疲。

  “肆主神通广大,豁然于世间……”

  紫斛还未说完,就被既无忧打断了。

  “虽说有求于人时,大多好话堆积,可本肆主偏偏不是个耳客,你大可不必如此,讲重点便是。”

  “求肆主救孙悟空!”紫斛紧咬后牙,顿声道。

  既无忧沉了一气,缓缓道:“我救不得他。”

  也护不住你。

  “怎会如此!”紫斛很是惊讶,因为既无忧说的不是不愿意救,而是救不得!

  救不得……

  紫斛整个人瘫在那里,指尖忍不住的颤抖。

  整个内室悄无声息,只有孙悟空的鼾声偶尔穿透。

  既无忧看着她,如同看到千百年前的自己,那么的无能为力,知晓万事,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所有的事情悄然发生,谁也无法改变。

  奈何命至如此,有心却无力。

  “我要筑梦。”

  “什么?”既无忧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肆主乃是筑梦师,可动世间乾坤,紫斛愿以毕生神识筑一个梦。”紫斛的语气很是坚定,坚定到既无忧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你要筑梦救他?真是可笑!”既无忧又是一番嘲笑。

  紫斛很是不解,耗费所有神识也不能换孙悟空一个安稳的命格么?

  “肆主……”

  既无忧收起嘴角残存的笑,略有些清冷的说道:“就算那臭猴子自损半生妖魄,加之你的神识,都不能撼动,你说,可不可笑?”

  “怎会如此!”紫斛难以置信的说道,虽说筑梦极其耗损神识,可只要未涉及生死,代价自然不会如此沉重。

  可为何现在修改命格,竟也如此艰难!

  这点,既无忧也不是没有疑惑过。

  可当她探寻了孙悟空的命格时,却遭到了另外一股力量的干扰,那股力量很是柔和的将既无忧推开,似乎只是不想让既无忧知道,并未伤害既无忧。

  那股力量透露着淡淡的佛香,倒像是佛界的力量。

  既无忧心里有过猜测,但那些很快就烟消云散。

  “世间所象,皆有所化。好好珍惜余下的时日吧,不日后,天界便要开始了。”既无忧漫步离开了酒肆,寻了一个僻静之地,休憩了一整夜。

  夜至天明,愁绪依旧。

  紫斛眼底是说不尽的惆怅,她微笑着看着孙悟空,既无忧最后的话点拨了她,时间不多了,且行且珍惜……

  “臭猴子……”

  “喊什么臭猴子,俺老孙可是堂堂齐天大圣!”孙悟空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无法自拔。

  紫斛看着的他眼角的喜悦,心里涌起一抹苦涩,可她只能和孙悟空一样,洋溢出喜悦。

  “行行行,齐天大圣孙悟空,你最厉害了,就连天界未来的女战神都败在你的金箍棒下!”紫斛吐出一口氤氲,很是浑浊,但好在还了自己一个短暂的松快。

  听了紫斛的夸赞后,孙悟空更是得意了,扬起下巴,撑着腰板,肆意的的说道:“臭丫头,以后你就跟在俺老孙屁股后面,俺老孙保你风光无限!”

  紫斛嗤笑一声,道:“好,以后我紫斛就跟在你这齐天大圣后面,当个小跟班!”

  臭猴子,我跟不了你多久了……

  紫斛心中一片黯然,她仔仔细细的看着孙悟空,不敢轻易转移自己的目光,唯恐浪费一秒。

  “咕噜。”

  孙悟空挠了挠头,略有些尴尬的看着自己的肚子,咧嘴一笑:“嘿嘿嘿嘿……我饿了,你要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想吃你做的。”紫斛几乎是脱口而出,她还从未吃过孙悟空做的饭菜呢,孙悟空也没有吃过她做的。

  他们之间……经历的太少了,可又好像是很多。

  “我做的……”孙悟空沉思了一会,道:“你得给我点时间,俺老孙还不会做人间的吃食。”

  紫斛笑了笑,道:“那就算了吧……”

  紫斛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孙悟空就连忙道:“我学!”

  “给俺老孙一点时间,嗯……明天……明天俺老孙带着大鱼大肉,蜜饯果子来找你!”孙悟空信誓旦旦的说道。

  紫斛莞尔一笑,点点头。

  他们应该还会有明天吧……

  紫斛看向了远处的青山,处处唱着幽冥曲,青烟袅袅皆是诉肠。

  道不尽,离别意。

  ……

  ……

  天府宫。

  天蓬元帅揣着一壶酒走进了天府宫,嘴角微微勾起,一仙童见状,赶紧跑进了大殿朝司命星君禀告。

  司命放下手中的笔,心中尚有几分疑惑,这天蓬元帅素来不爱与这仙官有所往来,怎得今日竟有空来这天府宫。

  司命起身,朝殿外走去,指尖轻捻片刻,定下一指,原是如此。

  他步态从容的走到天蓬元帅面前,甚是恭敬的行了一礼,道:“见过肆主。”

  只见天蓬元帅睁开了细眼,嘴角微微上扬道:“这次是算的,还是看出来的?”

  司命坦然道:“天蓬元帅从不踏入我这天府宫,小仙心中疑惑,便算了一卦。”

  既无忧哦哦了两声,随后朝着那石椅处走去,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除去了些酒气。

  司命坐在她的对面,看着既无忧的一举一动。

  “小仙斗胆问一句,肆主今日怎有如此闲情逸致,来我这天府宫饮茶?”司命倒是不惧既无忧,他虽打不过既无忧,可他能猜到,生死有命,富贵于天。

  世间诸道皆有其定理,若天要他亡,他除了坦然接受,便是被迫接受。

  前者肆意舒适,后者垂死挣扎。

  “司命星君倒是不似其他的仙者。”既无忧瞟了司命一眼,眼前这个小小的上仙,似乎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寻常的仙者见了本肆主这等凶神恶煞之人,早被吓得屁滚尿流,不敢跟本肆主多说一句胡,可星君倒是好本事,还能和本肆主搭上几句话。”

  既无忧阴阳怪气的语调听着很是不爽,可司命星君却只是淡然一笑。

  “肆主过誉。”

  既无忧顿了一会,她觉得眼前的男人让她有些不爽,但又很有意思。

  她不与他计较,只道:“为什么说本肆主护不住紫斛?”既无忧的语气清冽严肃了起来。

  司命轻叹一气,他早就知道既无忧会这么问自己,可他还是没有什么答案,“是命躲不过”这种道理谁都懂,却没几人能顿悟。

  既无忧见司命不说话,眼神更冷冽了些,直盯着司命。

  司命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肆主是聪明人,自然知晓那些道理,又何须小仙再来点拨呢?”

  既无忧的眸子暗了下来,原是自己执着了。

  空气中布满了风声,听不见人语。

  既无忧看着手机的杯盏,摸起来冷极了,就好像万年的寒冰抵在胸口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既无忧缓缓开口,道:“那本肆主执意收集神识复活夜神一事,是否也是一场不自量力?”

  既无忧抬起眸子看着司命,司命看到了既无忧眼角的怒意,还有不敢相信地绝望……

  “听天命,尽人事……”司命淡淡的说道。

  既无忧冷笑一声,“好一个听天命,尽人事,可如若天是错的呢?那又该如何?”

  “肆主可去过天外之天?”司命问道。

  既无忧没有回答,她不懂司命星君是的壶里卖的什么药,她看不透他。

  “这九重天上便是三十六重天,三十六重天上便是天外之天……无论是哪一重天掌管这世间,都有各自运行的规则,这是整个六界为之存在的根本,你可以打破所有,但相应的,所带来的冲击和变化亦是无止境的。”司命长叹一气,昨夜探寻各路宗卷,既无忧当年的事情他已经知晓的差不多了。

  也能理解这六界独有的筑梦师为何如此阴晴多变了。

  一如她所酿造的酒一般,沉重。

  生命所不能承受之中。

  既无忧沉吸了一气,司命星君说的话她不是不懂,只是未到尽头处……她不能放弃。

  她挺直了腰板,勾起媚眼,恢复到从前的姿态。

  “那就看看这天,能不能被本肆主撼动!”

  司命无奈的摇了摇头,既无忧笑了一下,“星君似乎对对抗天命这些事情很是不看好,这是为何?”

  “肆主莫不是忘了,小仙掌管凡间命脉,见过多少人不安于现状,努力的对抗所有,到头来皆是我笔下亡魂,什么也改变不了。”司命解释道。

  他写过多少人间的话本子,人间事,心中事,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几分。

  既无忧点点头,个人有个人的感慨,司命坚守心中尺寸,既无忧亦是执着于心中痴念。

  谁也说不得谁!

  “叨扰星君了,本肆主还有要事,先走一步。”既无忧扬了扬手,迈着步子离去了。

  司命看着既无忧远去的背影,沉叹了一气。

  既无忧一路散走,恰巧碰到太白金星急匆匆的赶来天府宫。

  “哟!元帅久见呐!”太白金星笑脸盈盈的向化形为天蓬元帅的既无忧问好。

  “金星今日气色不错,看样子定有些什么好事发生了!”既无忧勾起嘴角问道。

  “哎!元帅好眼里,确有喜事哈哈哈!”太白金星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

  “是和好事?”

  “秘密秘密,明日你便可知晓了!”话落太白金星似乎想起了些什么连忙道:“本君还有要事,稍后一同饮酒啊!”

  转眼间太白金星就一路小跑,窜进了天府宫。

  既无忧心下一紧,莫非是与那猴子有关?

  既无忧摇了摇头,她护不住了,也不想管那么多了。

  她一路走到南天门,巡逻的天兵天将都向他一一问好,南天门近在咫尺,可既无忧却顿足了,一双清澈的眸子覆上了她的眸子。

  既无忧耸了耸肩,绕过了南天门,站在天桥上,褪去了化形,一袭红衣,在白烟处,熠熠生辉。

  一身披战甲的将军步态从容的走近,只见他嘴角莞尔一笑,道:“我就说最近怎么老是有人跟我说我在别处饮酒呢,原来都是肆主的功劳!”

  “究竟是谁给你的胆魄,竟敢打趣本肆主?”既无忧的语气颇为冷漠,可砸在这位将军身上,伤害却不大。

  “这几日怎么有空来天界了?”

  “啊……谁让这大名鼎鼎的天蓬元帅只为顾及佳人,不愿来我小酒肆饮酒作乐呢?弄的本肆主甚是无聊。”既无忧撑着下巴,故作一番可怜模样。

  天蓬元帅只是笑着摇了摇头,道:“怎么,是凡间的人不够你捉弄了么?”

  既无忧嘁了一声,放下了手。

  “我靠!!!”

  何知醉惊恐道:“嗷叔,这这这……这就是猪八戒?!!”

  神嗷:“……”

  何知醉见过净坛使者,只不过是天蓬元帅洗尽铅华的模样,少了些温润,多了些魁梧和禅意,与眼前的天蓬元帅差异甚大。

  他倒是听既无忧提起过,说曾经有一个之心好友,长的甚是俊俏,却是个武将,是这个世间不可多得的多情人。

  当他追问着是谁的时候,既无忧告诉他,是天蓬元帅,何知醉还嘲笑了好久,一头猪,怎么可能风华正茂!

  现如今他看见天蓬元帅的原样,心中感叹万千。

  “这简直比赤嵘大哥还好看啊……我的天……我都快迷恋上了,他他……他看起来太温柔了吧!”何知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神嗷只是摇了摇头,道:“天蓬元帅若是未曾酿下大错,也不至断了七情,绝了六欲,入了佛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悟空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山海筑梦师,山海筑梦师最新章节,山海筑梦师 读一读
山海筑梦师全文在线阅读,155. 猴王梦(十九),悟空小说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wkzw.cc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454545号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