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客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1979 > 1129、夫妻财产
    老太太不说话而已,一说话就是直奔要害。文客中文 wkzw.cc

    何龙跟在后面闹了个没脸,埋怨吴春燕道,“人家都能住宿舍,怎么她就不能住了,别一天到晚事事儿的,没完没了,她是出国读书的,不是图享福的,别家孩子想要这条件都没呢。”

    “赶紧进去吧,别磨蹭了,”何芳看看手表,把老太太手里拎着的一个包放进了何娟的手里,“下飞机了,别把托运的行李给忘记了。”

    “那我走了。”何娟拎着包过了安检。

    “奶奶个熊。”直到看不到闺女的身影,何龙低声骂了一句。

    “怎么了?”吴春燕好奇的问。

    “哎。”何龙叹口气道,“闺女都送出去了,这后面儿子不还得接着送吗?”

    吴春燕道,“儿子成绩又不差,干嘛要出去读。”

    闺女出去读是迫于无奈,因为就这成绩,在国内考大学是没有一点指望的。

    老太太道,“那你儿子得怀疑是不是亲生的了。”

    “那又得一笔钱啊!”吴春燕哭丧着脸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何龙冷哼道,“你以为呢?”

    手心手背都是肉,肯定不能厚此薄彼,哪怕把儿子留在国内也是为儿子好,可是儿子也不能同意啊!

    烈日炎炎。

    李和光着膀子,及拉着拖鞋,坐在树荫底下,人都感觉喘不过来气了。

    “屋里开空调?”何芳把热水瓶直接放到了他脚底下,省的他没事就跑屋里倒水。

    “我不习惯吹空调,”李和都对空调不感冒,不到迫不得已,是不会开空调的,哪怕是晚上睡觉,屋里的窗户也必定是要打开的,不开窗,他就感觉不舒服,具体哪里不舒服,他说不上来,大概就是想开空调。

    不过家里的杜高犬比他聪明出息的多,向来跟着李和形影不离的,李和到哪里,它就跟着李和去哪里,此刻却是为了蹭堂屋的空调,就躺在大门口,死活不愿意出屋了。

    “那你自己挺着吧。”出来这么一会,何芳脸上都是汗,受不住,赶忙回了屋。

    李和把屋里的茶喝完,想到后面的湖洗个澡,可是一摸水,水都烫手,哪怕水底凉快,他都不敢再下去。

    刚回树荫底下,齐华的电话过来了,需要李和签字。

    “走,回公司。”李和示意董浩开车。

    “等我先把车启动一会,开个空调,不然鸡蛋都能烫熟了。”跟着这种只爱树荫,不爱空调的老板,董浩是有苦说不出。

    “能开多快就多快吧。”上了车,李和第一件事就是开车窗,虽然车里开着空调。

    董浩道,“好的。”

    家里要是没个矿,是经不住像李老二这么折腾的。

    到了公司后,公司保安立马热情的给他拉开了门,“李先生,好久不见。”

    十天半个月能看到李老二一次就是不错的了。

    “好久不见。”每次都是保安和他打招呼,李和有点麻木,至于其他员工,知道他底细的,一看到他过来,就立马退避三舍。

    当然,也有那种看多了港台剧的女员工,想用不经意间的误会来冲撞他李老二,这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朝齐华邪魅一笑,齐华似笑非笑,就两个字:开除。

    因为这种人太多太多了,漂亮又怎么样?

    美貌最多值几百块钱一晚,而且可以随意挑。如果只靠颜值和什么单纯善良俘获李老二的心那就太天真了,李老二不是智障,这些招数还是留给洛杉矶武警医院的最年轻最有前途的医生和性情暴躁、喜食傻白甜的全世界知名企业的霸道总裁用吧。

    很庆幸,那种敢扇他李老二巴掌的女主还没出现,要不然就是直接扭送至公安机关与司法机关进行处理。。

    不过,齐华发现了一个特殊的情况,一个叫郝英明的女孩子,居然能堂而皇之的进入李和的视线,而且李和每次看到她都是和颜悦色。

    察言观色,急领导之所急,想领导之所想是一个秘书的基本素质,他本来想给郝英明换个岗位,好挨李和近一点。

    但是,之后又立马否定了!

    他可不想好心办坏事!

    万一李老二没多余想法呢?

    李老二的脑回路和一般人不一样,万一不对路子,发起脾气就不好了。

    最后,他为了稳妥,什么都没做,只能保证在公司里,这个女孩子不受欺侮,或者有什么活动,给这个女孩子一点露脸的机会。

    “这是转移夫妻共同财产啊?”李和坐在办公室里,腿翘在桌子上,对着齐华递过来的文件笑着道,“卢波为什么这么干?”

    齐华道,“我问了卢总,他倒是没避讳我,直接说她老婆在外面有人了,只是他装着不知道,等这里程序走完,就去离婚。”

    李和问,“你是什么意见?”

    齐华苦笑道,“如果我知道怎办,就不会给你打电话了。按照正常情况,我让法务部走个流程就可以,可是这种情况,不好办,卢波老婆要是起诉,咱们都要受牵连,起码名声上不好听。”

    “而且,她老婆是个电台主持人,有文化懂法律,能说会道,很坚持的一个人,卢波想脱身没这么容易。”卢波把文件丢在桌子上,“告诉卢波,这个文件我不能签。”

    在富豪的世界里,一纸结婚证真是价值连城。辛苦挣下的万贯财富要分走一半,哪怕是外人补一下都会觉得肉疼。

    灰姑娘的故事之所以流传不息,就是因为这种故事少之又少,才能为人津津乐道。

    “哪?”

    李和问,“你实话跟我说,卢波是不是有错在先?他这媳妇脑子抽了,有家有业的,还有孩子,怎么发疯会更别的男人搅合在一起?”

    齐华笑着道,“平总、于总他们可能在外面有点绯闻,至于卢总我是了解的,他是不可能的,这个媳妇简直是恨不得捧着手里。”

    李和道,“你让卢波去联系沈道如,去百慕大注册个信托基金,用信托基金来持有四季集团的股份,这事老沈专业。”

    再往后二十年,转移夫妻共同财产可能有点难办,但是眼前,就是多费点功夫而已,只要卢波够狠,他媳妇完全有可能净身出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