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客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狂野年代 > 212 完美转折
    老五倒是也很爽快,摇摇头,说:“驾驶证没有,行驶证我去给你看看在不在车里,要不在的话,就是在别人那!”

    说着,老五转身去了自己车里找行驶证去了,童瑶她爸大概是没明白老五的意思,还又问了一句,说:“你是没有驾驶证啊,还是说驾驶证现在不在身上,没有带?”

    老五在车里一边找行驶证,一边大声说:“我才报了驾校,都还没去学车呢,没驾驶证!”

    老五这话说的,理直气壮的,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错了,反而很骄傲似的,那个年轻交警没忍住,都直接笑了,而童瑶她爸则很严肃,他先是瞪了年轻交警一眼,示意他别笑,然后很严肃的斥责老五:“你都没有驾驶证,你还开车上路?而且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谁给你的勇气?”

    老五说他与生俱来的勇气,不需要别人给,说着,他在车里嘀咕了起来,说行驶证找不到了,得给龙哥打个电话,看看行驶证在不在他那。文客中文 wkzw.cc

    我当时反正是挺无语的,行驶证驾驶证都没有,开车追了别人的尾,这可是摊上大事了啊。

    当然了,此时对于童瑶她爸来说,有没有行驶证,已经是次要的了,因为单单是老五没有驾驶证这一点,就已经构成了无证驾驶,已经可以罚他了。

    “小林,把他的车钥匙扣下,打电话叫人把车开走!”童瑶她爸很严肃的说道,同时走到老五车跟前,让老五出来,老五这时候倒是一副很轻松的样子,他从车里出来后,还在那纠结行驶证的事呢,说他得打个电话先,看看行驶证在哪。

    童瑶她爸这时候厉声呵斥了他一声,说:“你这是无证驾驶你知道不?没有经过专业的学习和练习,你就敢开着车上路,现在撞了别人的车倒是还好,这要是撞了人啥的,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你有考虑过自己和别人的生命安全吗?现在跟我们走一趟吧,车钥匙也交出来,我会让人开到交警队,还有,这辆车的车主是谁,你通知他,也让他去趟交警队!记得把行车本也带上,不然我就按黑车处理了!”

    童瑶她爸说完这些话后,旁边的童谣几个人这时候别提多激动了,脸上那表情,也得意的很,童瑶后来还冲我和老五做了一个鬼脸,然后问她爸:“那追尾的事情怎么处理啊?”

    她爸说:“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明显是后车的责任,到时候他们赔钱就是了!”说着,童瑶她爸让那个小林交警拿着设备去拍照取证,取证完后,他看了下时间,然后对童瑶说:“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去上课吧,剩下的事,交给我处理就是了!”

    童瑶开心的点点头,然后跟微胖女生走了,临走的时候还又撩拨起我和老五了,反正那样子就是说,我们两完了,不知道为啥,当时觉得她那样子,还是有点小可爱的。

    她们两走后,剩下的事,也就是走个流程了,最后我和老五,也被带到了交警队,他的车,也被交警开了过来,倒是在路上,老五给龙哥打了个电话,问龙哥行车证在哪呢。

    结果让我吃惊的是,这辆车的行车本,因为某些原因,已经丢失一段时间了,所以现在事情处理起来,就麻烦的很了,最让人头疼的是,龙哥现在手头还有更要紧更着急的事情要处理,现在根本就顾不上我们两,他说让我们先自己想办法,他忙完了再来处理。

    这下老五也有点坐不住了,他说龙哥那边不帮忙的话,找别人就挺麻烦的了,说着,他还看了看我,那眼神,似乎是想让我想想办法,而我能想什么办法?能想的,也就是姓陈的了。

    但我跟姓陈的之间的关系,有点特殊,我觉得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不应该给他打电话,而且他之前不是还有人要扳倒他么,我怕这时候找他帮忙,会给他留下把柄啥的,对他影响不好,所以一开始也没去想找他。

    再来说说童瑶她爸,见我们两是驾驶证拿不出来,行车本也拿不出来,在交警队里还一副吊儿郎当的样,自然特别生气,说了一堆严厉的话,他其实在交警队里,也算是个小领导,他手底下有个人,是个瓜子脸年轻的交警,可能是为了巴结他,对我和老五的态度特别差,吆五喝六的,老五但凡说一句语气不太好的话,他就瞪着眼睛训斥老五,那样子特别凶,反正态度差的很。

    老五是什么人,他哪能受得了这个气啊,后来还跟这个瓜子脸起了争执,这逼也是虎,脾气一上来,也不管这是什么地方,直接指着人家鼻子骂,还说:“有种你就脱了你这身皮,跟我出去单挑,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老五这么一叫嚷,瓜子脸也来劲了,问老五这是什么态度,老五说他就这个态度,怎么了,说话的时候,还上去推搡人家,就是这个推搡的动作,让人家找到了把柄,接着进来好几个人,瞬间把老五给放倒,并按倒在地上,我当时还想上去拉架呢,但刚走了两步,这些人也以为我是要动手,直接也给我按在那了。

    反正当时整个屋子的气氛,严肃的很,瓜子脸还一直叫嚷着,说我们这是袭警,今天都别想走了。

    最后也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找姓陈的了。

    我说我能打个电话不?事情发生了,总得叫人来处理啊。

    瓜子脸看了童瑶她爸一眼,似乎是看人家的态度,他爸摆摆手,意思是随我,随后他们把我松开,而老五仍然被按着。

    接着,我给姓陈的打了个电话,说我朋友无证驾驶开车撞了别人的车,现在在交警队处理呢,看看他能不能打个电话,简单处理下,我为了怕他难为情啥的,专门重申了好几遍,说:“事情是我朋友的责任,该赔多少钱就赔多少钱,不过无证驾驶要拘留啥的,你看能不能想想办法,最好是两边私了下,对谁都好!”

    姓陈的说那他打个电话问问情况,等会给我回电话,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差不多五分钟左右,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国字脸中年人急匆匆的进来了,他问我和老五谁是曹小兵,我说我是之后,他笑着跟我打了个招呼,然后赶紧让人把老五给放了,瓜子脸当时脸上那惊讶的表情,我怕是好久都不会忘了,童瑶她爸也很惊讶,问这个人咋回事啊。

    这人明显是童瑶她爸的上司,训斥了他几句,然后把他拽到了一边,说了几句悄悄话,童瑶她爸听完后,那表情惊愕中带着点慌张,而且汗都流了出来。

    国字脸这时候还问我:“你们的事情,到底咋回事,给我说说!”

    我这才将事情说了一遍,同时也强调了几遍,责任在我们,我们愿意赔偿前车的损失,谁知这国字脸一摆手,说:“不用赔偿不用赔偿,这钱我给你们垫上了,你们没啥事了,直接走吧!”

    我看了老五一眼,给他挤挤眼,示意他这钱他得出,老五也挺给我面子,他说:“追尾的钱,我来出,你不用给我出!”说着,他掏出了五百块钱,放在了桌子上,问微胖女生她爸够不够。

    她爸也是个明白人,自然知道咋回事,赶紧点点头,说够了够了。

    而国字脸这时候仍然强调老五不用出这个钱,说他来负责就行了,我们不用管了,估计他也是怕事情处理得我要是不满意的话,姓陈的那边会怪罪他,不过他多想了,老五给了钱,我才觉得满意呢,起码从流程上来说,过得去,以后不会给姓陈的招黑,免得这一点回头再被他的对手利用了。

    反正在我和老五的坚持下,这钱最终是我们出了,老五后来还问他的车咋整,难道要在这一直扣着?

    国字脸说不用扣,直接开走就是了,不过这话说完,他接着又补充道:“你的技术,行不行啊?不行你说个地点,我叫人给你开过去?”

    老五说不用了,他自己开走就行。

    他这下,可让国字脸尴尬了,我也明白,老五这可是没驾照啊,让他直接开车走,估计国字脸也不好给下属交代,所以这时候我劝了劝老五,给他说听人家的,他别开了,哪怕是车开回去,事情处理完了之后,他再开出去呢。

    老五这家伙,也是鬼精鬼精的很,在那寻思了片刻后,突然笑了笑,他指了指童瑶她爸,还指了指刚刚一直跟他得瑟的那个瓜子脸交警,说道:“给我开回去也行,不过让他们两给我开回去吧!”

    国字脸几乎想都没想,直接同意了,然后给童瑶她爸说:“老童啊,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啦,你去给我办好啊,办好了,回头在陈局那,我还能给你说几句好话,办不好,我也帮不了你!”

    童瑶她爸的脸色,当时并不好看,但是他又有啥办法呢,官大一级压死人,他也只能应了一声,说这就去办,而旁边那个瓜子脸,倒是个墙头草,刚刚还跟老五叫板呢,现在立马嬉皮笑脸的过来跟老五赔不是拉关系,一点脸面都不顾,不过老五压根没给他好脸。

    反正事情处理完后,童瑶她爸开着老五的车,带着老五和瓜子脸走了,而我则打车回了学校,在路上,姓陈的还给我打了个电话,问了问我事情处理的咋样,问完后,他还夸了我几句,说赔钱这点上,我做的不错,有觉悟,完事简单跟我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了。

    从这件事情上,我能感觉的出来,童瑶她爸心里应该是很不爽的,这件事他回头要是告诉了童瑶,童瑶肯定会特别讨厌我的,估计会把我想成那种很坏的人,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我和童谣,又不是朋友,她怎么看待我,那是她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