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客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恶魔就在身边 > 00387 暴打院长(第二更,求月票)
    终于,手术室的门开了。ltxs520.cc 龙腾小说

    陈曌带着几分疲倦,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终于肯开门了,两位警察先生,把他抓起来。”罗西克院长大叫道。

    “陈,怎么样?”法尔当先的问道。

    “人救回来了,没事了。”陈曌揉了揉额头道。

    “凯恩没死?”卡里姆和霍华德激动的看着陈曌。

    “嗯。”陈曌看向两个警察:“需要带我去警局吗?”

    两个警察则是最尴尬的,按理来说,陈曌是违法的行为。

    可是他却把医院认定的死人救活了,这就难办了。

    “不可能,那个人不可能还活着。”希尔.南德斯当场否认道:“他的脑部损伤严重,首先就是子弹碎屑无法清理,并且有多处颅内内出血症状,同样无法处理,之前在我出来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大脑缺氧,预计在三十分钟内就会死亡。”

    陈曌看了眼希尔.南德斯自己进去看看,不就可以了吗。

    希尔.南德斯看了看手术室内,又看向陈曌,眼中露出几分迟疑。

    这可能是他几十年的医生生涯中,最为纠结的一次。

    一方面,他希望自己的判断没错。

    可是另一方面,他又希望自己看到一个活人。

    不只是自己的职业道德,更因为他想看到一个奇迹。

    当然了,他身边的罗西克院长,就没那么复杂了。

    他纯粹就是希望人死了,然后才能攻击陈曌。

    “你们也听到了,这个人根本就是骗子。”

    嘭——

    陈曌一记上勾拳,罗西克院长满嘴的牙齿都被打落了。

    “给抓住他,他要杀了我……他要杀了我……”罗西克院长大喊大叫的时候,嘴里又吐出两颗牙齿。

    “现在你们拘捕我的理由应该会更充分一点吧。”

    两个警察苦笑,现在不抓人都不行了。

    “先生,跟我们去警局走一趟吧。”

    “陈,你跟他们走,我保证你不会有任何事情。”惠妮普说道:“卡里姆,去给我联系我的律师,我要向这家医院索赔一千万美元。”

    希尔.南德斯进入手术室内,第一眼就是看心率仪,心率稳定。

    再看脑电波仪器,脑部活跃,同样很稳定。

    这两项数据显然都不是死人应该有的数据。

    希尔.南德斯此刻很想重新切开凯恩的大脑,看看凯恩大脑到底经历了什么手术。

    “不可能……唔……”罗西克院长又吐出一颗牙齿:“假的……这是假的!他死了,他肯定已经死了。”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噪蛞,惠妮普大喝一声:“给我打。”

    卡里姆和霍华德早就忍他很久了,一听惠妮普的话,直接上去就是一套组合拳。

    “我要控告你们,我要控告你们蓄意伤人!!”

    “去告吧,作为一个医院的院长,诅咒一个刚刚完成手术的伤者去死,你怎么洗都洗不掉的,我会买下萨克拉门托所有媒体的头版头条,让你成为萨克拉门托最有名的院长。”惠妮普淡然说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这时候罗西克院长终于意识到自己刚才失言,想要矢口否认。

    只是,这里这么多人,他想洗都洗不掉,就连希尔.南德斯都不可能为他作证。

    陈曌在警局待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被惠妮普的律师接出来了。

    陈曌一回到家里,就蒙头大睡。

    “法尔,陈没事吧?”

    “没事,应该是精力消耗太多了,让他好好的睡一觉就可以了。”法尔说道:“上次也是这样。”

    “凯恩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已经没有危险了,目前还处于昏迷中,不过已经做过全方位的检查,大脑内的碎屑已经全部清除,说实话,我看过他的x光照片,我不敢想象,那种伤势陈居然能够把他救回来,如果换成是我,恐怕也会和那位希尔.南德斯医生一样,宣布凯恩死亡。”

    陈曌足足睡了十八个小时,从当天中午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

    虽然法尔几次保证,陈曌只是精力消耗。

    不过法丽还是急得举足无措,一直在说,要不要把陈曌送去医院。

    当然了,她这是关心则乱。

    第二天陈曌醒来的时候,第一个事情就是把法丽拉到床上就地正法。

    看到陈曌恢复了精力,法丽这才安心下来。

    一般来说,陈曌能够折腾她,那就说明他已经恢复了旺盛的精力和体力。

    陈曌和法丽下楼的时候,家里的气氛已经恢复了。

    “陈,你可真能睡。”惠妮普的脸上也是写着轻松,毕竟凯恩已经脱离危险了。

    “凯恩现在情况怎么样?”

    “昨晚就已经短暂的醒来一次,不过又昏睡过去了。”

    “那下午我再去看一下他。”陈曌说道。

    惠妮普点点头,有陈曌去看凯恩,当然是最好的。

    凯恩毕竟是陈曌救回来的,陈曌肯定最了解凯恩的状况。

    这也是她第一次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这位准女婿医术有多好。

    一个人脑袋被人开枪崩开,这样都能救的回来,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无法想象的。

    当然,这也和那个人用的是小口径手枪有关。

    还有一点……凯恩的脑袋比正常人更坚硬。

    劳伦特也下楼来,坐到餐桌前,正要把面前的荷包蛋和三明治吃掉,惠妮普直接拍开他的手。

    “别碰,这是给陈准备的。”

    “惠妮普,他只是凑巧救了凯恩,用不着对他特别关照。”劳伦特很不满的说道。

    “如果你也能凑巧的救凯恩,我也会给你准备一份早餐。”

    “我昨天也是出力了的。”劳伦特不满的说道。

    “你什么时候出力了?”

    “打那个混蛋院长的时候……你看,我的拳头都出血了。”

    “废物,打人都能把自己弄伤。”

    陈曌得意的享用着这份为他准备的早餐:“劳伦特,要不要我教你怎么打人?我在这方面很擅长……而且,我也很愿意教你。”

    “得了吧,你肯定想趁机打我。”劳伦特可不上当,他太了解陈曌是什么秉性了。

    这个混蛋心胸狭隘,睚眦必报。

    劳伦特对陈曌的几次报复,可是记忆犹新,一辈子都忘不掉。

    特别是前天晚上的生日,那几乎就成了他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