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客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就是个普通人 > 第四十六章 三人分别
    一共六个女孩,除长腿妹子之外,另外五个都在拍照三个小光头,又把光头们当成道具当成背景板,合照了好多张。文客中文 wkzw.cc

    等她们终于进入饭店,白天明冷着脸问刘上尚:“说吧,怎么回事?”

    刘上尚哈哈大笑:“关我屁事,是她们要来。”

    吴畏忽然猛拽白天明,把他拽到自己身前。白天明怒了:“干嘛?”

    吴畏没说话,打开玻璃大门,一脚把白天明踹进去,反手抓住张轻名猛跑进饭店。

    眨眼间,三个小光头从店外跑进店内。进到饭店,吴畏喝到:“蹲下,都蹲下。”

    门里服务员一脸疑惑表情,吴畏急了:“都蹲下。”

    店门再次打开,刘上尚跑进来:“干嘛?”

    吴畏回头看看,仔细感觉一会儿:“没事了。”

    “神经啊!”刘上尚骂道。

    吴畏当没听见,去办公室找姚孟:“老板。”

    姚孟面露笑容:“进来坐。”

    吴畏没进去,站在门口直接说话:“白天明和张轻名,他们俩不能再做门迎了。”

    “为什么?”

    吴畏想了一下:“你告诉白宁一声,就说是我说的。”

    小光头好像是有些本领,姚孟点点头:“好。”

    吴畏转身出去,找到白天明和张轻名:“你们俩跟我过来。”走进饭店最里面的位置坐下。

    白天明问:“是不是有杀手?”

    “差不多吧。”吴畏说:“你们在这待着,哪里也不能去!”

    “为什么?”

    “喂猪。”吴畏向外面走去。

    这个中午,吴畏一个人在外面做门迎。

    这个中午,游安之又来了。

    在门口站住,游安之询问吴畏:“哪个方向?”

    吴畏抬手向后斜指。

    游安之看过去,沉默片刻:“谢谢。”

    在游安之来了之后,三个小光头调换工作岗位,去厨房帮厨。

    白天明无所谓,择菜、洗菜,干的很认真。吴畏是瞧着就心痛:“能不能换件衣服?”

    “衣服不就用来穿的?你着相了,贵的便宜的有什么区别?”

    吴畏很舍不得糟蹋这身衣服,问小工借了工装,换下所有名牌服饰。

    张轻名也觉得糟蹋衣服,同样是借了一身工装。

    厨房有很多工作可以做,比如杀鱼杀鸽子。

    厨师知道这是三位少爷,安排个简单工作,比如配菜,当厨师接到菜单后,会交给厨工或是学徒,由厨工、学徒准备食材,大师傅只管炒菜。

    安排配菜也不能是切丝切片这种工作,三个少爷就不会切菜!只能尽量简单着来。

    可白天明不干,他要杀生。

    白天明说以后要上战场要杀人,现在连只鸡都不敢杀,还混个屁?

    经过昨天姚孟的谈话,厨师也想交好三位少爷,所以……大师傅喊过来个青年:“配菜要处理的活物,让他们仨做,你看着。”

    青年说是,领仨少爷去隔壁房间。

    房间宽大,分出很多个鱼池,有全套养育设施,还有池水分析仪等设备。

    青年叫何生宝,笑着做介绍:“店里杀最多的就是鱼,不但要杀,还要去鳞去内脏……这个活儿其实不适合你们做,很脏很腥。”

    白天明点头:“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何生宝又说:“不过,要杀什么不是咱们做主,是客人做主,看见摄像头没有?客人通过点菜器做选择,咱们要把鱼抓出来给客人看,有的客人会让你抓着鱼上去,要亲眼看过才算,这里是电子秤……”

    何生宝介绍的很详细,生怕三位少爷不满意。

    张轻名倒是无所谓,抽空问话:“刘上尚什么时候走?”

    “上班呢,认真点儿。”白天明板着脸说话。

    没过多久,当真有人点了一道乌鸡盅。何生宝带着三位客人后院。

    这里是个小型养殖场,养着很多活物,依旧由摄像头给客人传回影像。

    经过挑选,客人同意后,由白天明动刀。

    力气足够,一手抓住乌鸡一手举刀,何生宝小声提醒着杀鸡要点。

    眼看小光头要动手,吴畏大喊一声停。

    白天明歪头:“我不会把这个机会让给你的。”

    “白痴。”吴畏拿块布包住白天明身体,转身离开:“杀吧。”

    白天明运气好久,思考好久,到底没敢下手,问何生宝:“让客人换道菜?”

    何生宝笑着接过菜刀,再拎过来乌鸡,随手一刀了事。

    白天明沉默好一会儿:“我想下班了。”扯下围布往外走。

    张轻名跟上。

    没有人会干涉三位少爷的行动,白天明从后院出来,直接出门。

    游安之没走,见白天明出来,跟上去说话:“老板很喜欢你现在的所作所为。”

    白天明撇嘴:“哄谁呢?一共上了三天班。”

    游安之笑笑:“老板说,有些事情要告诉你,听么?”

    “你说。”

    游安之带他去姚孟办公室,待关闭房门,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十分钟后出来,白天明去找吴畏:“我要走了。”

    “是回去拿钱?还是一去不回?”

    “你大爷的,能不能不提钱。”

    “好的,欠款什么事情结清?”

    白天明叹气:“我要走了,你就没有点什么想说的?”

    吴畏沉默一会儿:“我认真想了一下,确实还是最关心欠款。”

    “你赢了,房间里的东西送你了。”

    吴畏不要:“我只要钱。”

    白天明摇摇头:“再见。”

    游安之等在外面,冲吴畏点点头,带着白天明上车。

    刘上尚这些人还想着找白天明玩呢,到底没等到人,知道白天明被人带走,他们结了帐,一窝蜂离开。

    回去宿舍的时候,白天明的东西都搬走了,包括门口那辆小车、还有骑来的单车。

    吴畏房门前面放着厚厚几叠钱,正好四万三,只是没有留下一个字。

    拿起钱,吴畏发了会儿呆。

    去房间各处走上一遍,不但是他走了,不但是搬走东西,连三条狗都没了。

    吴畏挠挠头,来找张轻名:“问一下白天明,狗呢?”

    张轻名联系白天明,告诉吴畏,三条狗都被他带走了。

    跟着问话:“你还继续上班?”

    吴畏点头。

    张轻名联系张轻武:“白天明走了,吴畏在,我要留下么?”

    张轻武说留。

    白天明一定要走,不然很有可能发生意外。

    下午,吴畏依旧是躺着看投影在棚顶的书,看看停停的,脑子里有点乱。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感觉,身体里面正在经历着某一种变化,是一种不可知的恐怖变化。可偏偏地,他干涉不了。

    正是乱迷糊的想着,心底忽然有个不好感觉,马上跳下床跑出房间。

    张轻名不在客厅。吴畏跑上二楼:“张轻名?”

    张轻名开门出来:“干嘛?”

    吴畏一把推开走廊窗户:“跳。”不等张轻名回话,他已经跳下去。

    张轻名略一犹豫,跟着跳下。

    吴畏朝前直跑,张轻名追上来:“怎么了?”

    吴畏没说话,一口气跑到院墙前,猛地一跳,嗖的一下竟然跨墙而过?

    吴畏自己都没想到,他对自己的身体是越来越迷糊,砰的一声摔到地上。

    张轻名轻轻落在身边:“没事吧?”

    这里是别人家,吴畏靠墙坐下,小声说话:“给姚孟打电话,咱宿舍来坏人了。”

    “你怎么知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知道,小点声。”

    张轻名赶忙联系姚孟。

    得到消息的姚孟很受伤,自从三个少爷来了以后,北清风是一天比一天的忙乱,花很多钱买制服,结果白少爷只待三天。现在又有麻烦上门?

    姚孟带着人快速赶来,进入路口的时候,看到一辆车往外开。

    姚孟大喊停!汽车不但不停,反而加速撞来。

    姚孟急忙闪过,汽车擦身而过。

    姚孟想着去追,可是更记挂两位少爷,快步冲进院子。

    直接跑来西院,没有任何发现,联系张轻名。

    张轻名没事,说现在回来。

    等见到张轻名和吴畏,姚孟松了口气。

    按照他的想法,俩人得搬家。不过吴畏说不用。

    姚孟劝了两句,又仔细在房间里走一遍,确认有外人来过。

    于是给白宁打电话,也通知游安之一声,说是贼人心思不死。

    张轻名又联系张轻武一次,张轻武都有些不把准了:“谁这么大胆?”想了又想,让张轻名回家。

    到底还是担心发生意外。

    傍晚,吴畏休息,因为白宁来了。

    两人在客厅坐下,白宁询问有什么打算。

    吴畏的打算就是赚钱。

    白宁苦笑一下:“白天明和张轻名都不来了,剩你自己。”

    白宁有任务在身,一定要看住吴畏。

    吴畏说我什么都能干。

    白宁想了一下:“换工作,做陪练。”

    “陪练?”

    “你今年十七?”

    吴畏点头。

    白宁说:“有个五岁小妹妹开始修习武道,你做陪练。”

    “五岁?”

    白宁多想了一下,自己就给否了,吴畏只能陪练一个月,于是摇头:“不行。”

    吴畏也不问原因。

    白宁琢磨琢磨:“你给我做陪练。”

    “不行,打不过你。”

    “一万块一个月。”

    吴畏有些犹豫。

    “两万。”

    吴畏不准备犹豫了。

    “三万。”

    “成交,但是你不能故意欺负我!”

    白宁笑了一声:“收拾东西,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