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客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春野小农民 > 正文 第233章 沈海媚的计谋
    秦小川看到是个陌生电话,接通后没好气的问道:“谁啊?”

    “请问您是秦小川董事长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尽管听起来很温柔,但带着一丝小心和谨慎。文客中文 wkzw.cc

    “我是秦小川,你是?”

    “秦董事长您好,我是沈氏集团的总经理沈海媚,还记得我吗?”

    “哦,是沈总啊。您找我什么事?”

    佘水秀一听是沈海媚,立即把耳朵贴近秦小川拿着的手机,细细聆听起来。

    沈海媚柔声说道:“秦董事长,对不起了,我上午忙,中午才有空去医院看你,才知道你已经出院了。你身体好了吗?”

    “多谢沈总关心,我身体好了。”秦小川摸了摸鼻子,讪笑说:“不过,不好意思,我走得匆忙,忘记结算医药费了,还得麻烦沈总帮我结了。”

    “秦董事长这么说就见外了,我治好了小女的病,我还没付诊疗费给你呢。我想当面把诊疗费付给你。请问你还在柳市吗?”

    秦小川看向佘水秀,想征求她的意见,究竟该不该去?

    佘水秀立即点了点头。

    秦小川犹豫了一下,答应道:“好吧,我们在什么地方见面?”

    沈海媚犹豫道:“要不劳驾秦董事长来我办公室怎么样?”

    “没问题,我这就过去。麻烦你稍等。”

    秦小川挂了电话,看着佘水秀说:“干妈,她想付我诊疗费,直接往我银行卡打钱就是了,干嘛非要我去她公司呀?这个女人想干什么?”

    佘水秀笑道:“你昨晚拒绝了她的请求,我想她还没死心。这回肯定是想出了一个能让你回心转意的办法了。”

    秦小川摇着头说:“无论她提出什么诱人的条件,我都不会答应,我不想掺和到他们大家族之间的争斗中去。”

    佘水秀道:“你怕什么,不是还有干妈我支持你吗?”

    见秦小川沉默着,佘水秀谆谆善诱说:“小川,你听干妈说。这个世界,有些事不是凭一己之力就能做到的,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是善于借力,或者说善于交换。这是商场、官场上的通行法则。你要抓住这个稍纵即逝的良机啊。”

    秦小川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佘水秀欣慰地摸了摸他的头,说:“等你在长大些,你会明白这个道理的。这样吧,我叫魏叔送你过去吧。”

    秦小川在“沈氏集团”大楼前下车后,就让魏建忠开着车先行回去了。当他走进大楼时,却意外的发现,沈海媚站在里面恭候他了。

    沈海媚穿着一套时尚的清凉女装,风姿卓越。而大厅里,那群平时看起来漂亮迷人的年轻女迎宾小姐,在她的光环下,都显得黯然失色。

    秦小川感觉自己的魂儿突然间飞走了。

    沈海媚笑语盈盈的把他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直到进了沈海媚的办公室,在茶几前的真皮沙发上坐定后,秦小川才缓过神来。

    沈海媚把一张空白支票支到了秦小川面前,笑着说:“秦董事长,我不知道该付你多少钱才妥当,你自己填个数吧。”

    “我知道沈总是个有钱人,不在乎这点钱,那我就开口了,一百万吧。”秦小川笑了笑,又把支票送了回去,说:“不过,这个单还是你来填为好。”

    沈海媚拿来笔,笑着说:“秦董事长,你这是看不起我呀。不行,太小了。起码要一千万。”说着,也不管秦小川同意不同意,就刷刷的填写完了,盖上自己的印章,递到了秦小川面前。

    “既然沈总这么大方,那我也就不客气了。”秦小川笑着接过那张支票,折好放入怀里,起身道:“沈总,那我就告辞了。”

    “别介呀。秦董事长屈尊来我这里,屁股还没坐热就走了,小女子我于心不安啊。”沈海媚连忙拉着秦小川,把他劝回了沙发上坐下。

    沈海媚又亲自煮茶,殷勤极了。

    秦小川皱眉道:“沈总,我就是个小农民,你没必要如此放低身段取悦于我。”

    沈海媚莞尔一笑,“秦董事长救了小女一命,能侍奉您一回,这是小女子我的荣幸。怎么做都不足以表达我对你的心意。”

    听着这话,秦小川不自禁的往她迷人的身上看去,心脏就不争气的突突的跳了起来。

    我擦!这个女人胸前那道迷人的事业线好深,好深啊!

    沈海媚摆明了一副勾引秦小川的模样,吃吃笑道:“好看吗?”

    秦小川使劲晃了晃头,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

    听了佘水秀的话,他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前来跟沈海媚做一笔交换。可沈海媚摆出的这个条件,不是他想要的啊。

    “咳!咳!”秦小川轻咳几声,摸了摸鼻子,看着沈海媚说:“沈总,你家那位那个……那个方面,是不是有点问题?”

    沈海媚愣道:“你说的是哪个方面?”

    秦小川看她不像是在跟自己打哈哈的样子,直接说道:“就是做男人那方面了。”

    沈海媚登时面红耳赤,惊讶道:“你……你怎么知道的……不,不对,他那方面好得很,才没问题呢!”

    秦小川揶揄道:“沈总,我昨晚仔细观察了一下你家的男人,他那方面确实有问题。你如果遮遮掩掩,你就遭殃了,该有的性福享受不到啊。”

    听了这话,沈海媚确定秦小川是借此调侃自己,羞着脸啐道:“呸……胡说八道!你才有问题呢。”

    秦小川认真的说:“沈总,钱我别误会了。我想说的是,这病我能治!”

    沈海媚咬着牙,恨恨的看着他,过了一会儿,脸蛋变得绯红,娇艳欲滴,低声道:“你能治?”

    “我能治!”秦小川加重了语气。

    沈海媚讪讪道:“真能治?”

    “真能治!”

    沈海媚忽然想起这小子医术精湛,对他的话坚信了几分,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羞羞答答的问道:“他那个病,你真能治啊?”

    “一点都没问题,包在我身上。”秦小川拍着胸脯道。

    沈海媚越发羞涩了,一张脸涨得通红。

    男人在那方面出了问题,受罪的可是女人啊。

    这几年,她一直过着无性的生活,身体、心理备受折磨。

    昨晚,她苦思良久,想到了用自己的美貌来打动秦小川,一是可以换取秦小川追查谋害女儿的元凶;二来嘛,她自己也可以借此享受一回做女人的快乐。

    但这个想法实在太难以启齿,她一直下不了决心,直到下午的时候,才打扮一新,勇敢的拨通了秦小川的电话。